苍白先生

作者:[美]雷·布雷德伯里

“那个男人病得很重。”
  
“他在哪?”
  
“在C 舱,是我把他搬上床的。”
  
医生叹了口气。“我这一趟是出来旅行度假的,好吧,好吧。”“原谅我走开一会。”他对他妻子说。他跟随着士兵向上穿过飞船的通道,同一时间,飞船正以每秒一千英里的速度,燃着橙红色的火焰穿过太空。
  
“我们到了。”勤务兵说。
  
医生从入口处转过身来,看到了那个倚壁的床铺上躺着的男人。那人个子很高,瘦得皮包骨头。他的身体很虚弱,大而失色的牙齿痛苦的咬住嘴唇,留下了牙印。他的双目深陷如杯,那是一片闪闪发光的阴影,他的躯体已经瘦得和一具骷髅一般了,双手雪一样的白。医生拉过一把磁力椅坐下,抓住那个人病殃殃的人的手腕。
  
“毛病大概出在什么地方?”
  
虚弱的男人先头没说话,只是用几近无色的舌头舔了舔薄削的嘴唇。
  
“我在迈向死亡。”他终于说,似乎想笑一笑。
  
“我们会把你治好的。怎么称呼,先生?”
  
“苍白,和我的脸色很相配,苍白这名字很合适。”
  
“苍白先生。”这是他有生以来接触到的最凉的手腕,他就像在医院停尸房里给尸体加标签时碰到的那种死亡的手。冰凉的手腕上早就探不出脉象。倘若是有脉象的话,那也一定过于微弱,以至于被医生搭脉的手指间微弱的脉搏掩盖了。
  
“情况很糟,是不是?”苍白先生问。医生一言不发,仍用他的银制听诊器检查这半死的男人赤裸的胸膛。
  
从听诊器中传来微弱的遥远的呼喊。一声遥远处的叹息,百万种声音一起发出的含糊不清的尖叫,而不是一声心跳。冰冷的胸,冰冷的声音,对医生的耳朵和他自己的心而言,那是黑暗空间中的一阵阴风,听到时使他窒息。
  
“我没事的,对吧?”苍白先生问。
  
医生点点头:“也许你能告诉我……”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苍白先生毫无血色的脸上泛起微笑,他闭上双眼说,“我没有东西吃,我在挨饿。”
  
“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解决。”
  
“不,不,你不明白。”那人轻声说道,“我为了能及时赶上飞船才变成了这个样子。在那边,我还很健康呢——就在几分钟以前。”
  
医生转向勤务兵说:“是精神错乱。”
  
“不,”苍白先生说:“不是的。”
  
“这出了什么事?”一个声音说,是船长走进了房间,“HELLO ,这位是谁?我不记得……”
  
“我替你省了这份心吧,”苍白先生说,“我不在乘客名单上。我是刚刚才到的。”
  
“你不可能是刚刚才到的!我们已经离开地球这么远了。”
  
苍白先生叹了口气:“我几乎就失败了。我用尽了所有能量来追赶你的船。倘使你再开的远一点的话……”
  
“显然是个偷渡者,”船长说,“而且还喝醉了,毫无疑问。”
  
“一个非常虚弱的人,”医生说,“不能移动他。我将做一次彻底的检查……”
  
“你会发现我完全健康,”苍白先生无力的说,他躺在床上,显得瘦长、苍白而且孤单,“只是需要食物。”
  
“我们会处理好的。”医生边说边卷起衣袖。
  
一个钟头过去了。医生坐回到他的磁力椅上。他在出汗:“你说的对。你完全没有病,只是饿了。但你生活在一个像我们这样丰饶富裕的文明国度里,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噢,你吃惊了?”那个又白又瘦的冷冰冰的人说。他是声音如一阵寒风吹过屋内。“大概一个钟头以前,他们拿走了我的食物,这是我自己的过错。几分钟之内你就会明白了。你瞧,我非常非常的老了,有人说我有一百万岁,有人说我是十亿岁。我早就算不清了。我忙得连数数的时间都没有了。”
  
疯了,医生想,彻头彻尾的疯了。
  
苍白先生微微一笑,就好像看穿了医生的想法。他摇摇疲惫的脑袋,深陷的眼窝里目光闪烁。“不,不,老,非常老。而且愚蠢。地球是我的,我占有它。十亿年了,我在地球上过的很好,拥有无上的地位。我保留着这个星球是为了自己,它为我提供食物,就如我使它保持生命的均衡。而现在,以所有黑暗势力之名,我却在这里,奄奄一息。我从没想到过自己会死。我从没想到过我也会被像所有的人类那样被杀掉。可现在,我知道什么是害怕了,知道要死是怎么回事了。在十亿年之后,我才知道,而那是可怕的,因为这庙宇没了我可怎么办啊?”
  
“好了,放松点,我们会把你治好的。”
  
“不,不。你什么忙都帮不上。我自己玩过头了。我活得随心所欲,我发动战争又重建和平。但这次我走过头了,自杀行为,是的,我做了。到那边的舷窗口去,向外看。”苍白先生在颤抖,“向外看。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地球,那个行星地球,在我们身后。”
  
“那么,稍等一会。”苍白先生说。
  
医生等待着。
  
“现在,”苍白先生温柔地说,“现在它就要发生了。”
  
令人目眩的火光充满了天空。
  
医生失声大叫:“我的天,我的天,这太可怕了!”
  
“你看到了什么?”
  
“地球!它着火了,它在燃烧!”
  
“是的。”苍白先生说。
  
大火使宇宙中充满了滴滴答答的蓝黄色火焰。地球炸成了成千上万片,碎片在火光中溅落,消弭于无形。
  
“你看到了什么?”苍白先生问。
  
“我的老天!我的老天!”医生蹒跚着倒在舷窗上,撕扯自己的胸膛和心口。他开始像个孩子似的痛苦起来。
  
“你看,”苍白先生说,“我是个怎样的傻瓜呀。太过分了,我想我做的太过分了。何等样的盛宴,何等样的盛宴啊!然而现在,一切都完了。”
  
医生的身子滑了下去,跌坐在地上,他抽泣起来。飞船在太空中前行。在通道下方,你可以隐约听到急促慌乱的脚步声与震惊的啼哭。
  
虚弱的男人躺在他的床上一言不发,缓缓的前后摇头,痉挛的吞咽着。在五分钟的颤抖和哭泣后,医生恢复了正常,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坐回椅子上,望着那位一直躺在那里、骨瘦如柴、好像闪着磷光的苍白先生。从这半死人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异常浓重的味道,一种很苍老、很冷漠、死气沉沉的味道。
  
“你怎么看?”苍白先生说,“我不希望事情变成现在这样的。”
  
“闭嘴!”
  
“我希望它再持续十亿年,高高在上的生活,选择、挑拣着,哦,我就是国王。”
  
“你疯了!”
  
“每个人都怕我。而现在我害怕了。因为那里没有什么可以死掉的人了。这飞船上还有那么些人。火星上还有几千号。所以我一定要到火星,到那儿我还能活,如果我能到那里的话。因为要让我活下去,被谈起,能存续生命,必须有别的活人死,而当所有生命都死亡,没有剩余的了,苍白先生自己就必须死了。你看,生命在这个宇宙中是很珍贵的,只有地球上有,而只有我为了地球上的活人在那里生活。但现在我太虚弱了,过于虚弱。我无法动弹。你必须帮助我。”
  
“疯子!疯子!”
  
“到火星还需要两天时间。”苍白先生计算清楚后说,他的两手跌落在身体两侧,“这段时间内你必须喂我。我动弹不得,不然我会照料自己的。噢,一小时以前,我还拥有伟大的神力,想想看一瞬间我从那么多死亡中得到的能量吧。但为了赶上这趟飞船我分散了所获的能量,并且这种能量本身是自我限制的。现在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理由,除了为你,你妻子,以及20个其他乘客和船员,还有火星上的那一些。我的活力源泉,你瞧,越来越弱,越来越弱……”他的声音化为一声叹息。之后,他吞咽了一下,继续说,“你是否想过,医生,为什么你们在火星上建立基地的六个月以来,火星上的死亡率为零呢?我不可能无所不在。从生命在地球上诞生的那一天起,我就出生了。这些年来我一直等待着搬到外星去。几个月前我就该走了,可我拖延了下来,而现在,我感到遗憾。真是傻瓜,我是一个多么贪得无厌的傻瓜啊!”
  
医生站起身,僵硬的往回缩,紧靠着墙壁。“你头脑发晕了。”
  
“是我发晕吗?再向舱外看一眼,地球还剩下什么?”
  
“我不会听你的。”
  
“你必须帮助我。你必须立即作出决定。我要船长。他必须第一个来见我。一次输血,你可以这么理解。然后是各位乘客,一个接一个,让我维持现状,使我存活。然后,当然了,也许连你,或者你的妻子也要死。你不想长生不老吧,你想吗?如果你让我死掉了,那就可以变成现实。”
  
“你在胡扯!”
  
“你敢相信我是在胡扯吗?你敢冒这个险吗?如果我死了,你们所有人都会永生不死。那是人类一直都想要的,不是吗?永远活着。但我告诉你,那会发疯的。日复一日重复的日子,再想想无边无际的记忆的负担!想一想!考虑吧!”
  
医生背靠着舱壁,站在屋中的阴影里。
  
苍白先生耳语般的说到:“还是帮助我比较好。还是在你可能活上个十亿年之前死掉的好。相信我。我知道。我几乎是乐于死去的。几乎,但并非彻底的————自我保护嘛。如何?”
  
医生到了门口。“我不相信你。”
  
“别走,”苍白先生喃喃的说,“你会后悔的。”
  
“你在说谎。”
  
“别让我死……”现在那声音是如此遥远,那声音几乎没有颤动,“请别让我死。你需要我。所有生命都需要我,需要我使生命有意义,给它价值,予它对比。别……”
  
苍白先生变得越来越瘦小,血肉似乎在以更快的速度消融。“不,”他叹息,“不……”坚硬发黄的牙齿后面发出呼呼声,“请你……”那深陷的双目把它们的目光牢牢钉在天花板上。
  
医生冲到屋外,猛的关上门,紧紧闩住。他背靠在门上,再一次哭泣起来。穿过飞船时,他看到飞船里的人们一群群站在那里,回望地球曾经存在过的那片空寂的空间。他带着一种极大的非真实感,摇摇晃晃走着,穿过飞船的走廊,在一个小时后找到了船长。
  
“船长,谁都不许进入那个病人所在的房间。他患了瘟疫,绝症。精神失常了。在一个小时内就会死去。要把那间屋的门焊住。”
  
“什么?”船长说,“哦,好的,好的。我会招办的,我会的。你瞧见了吗?看到了地球的灭亡?”
  
“我看到了。”
  
他们麻木的分开走了,医生在他妻子身边坐下,而她直到丈夫用手臂搂住自己时才认出他是谁。
  
“别哭,”他说,“别哭。别哭了。”
  
她的双肩抖动。他死死的抱住她,他的身体在颤抖,紧闭双眼。他们就这样坐了好一个小时。
  
“别哭,”他说,“想想别的事。忘了地球。想想火星,想想未来。”
  
他们表情漠然的坐回位子上。他燃起一支烟却觉不出味,给自己再点了一支。“你觉得,再做我一千万年的老婆怎么样?”
  
“哦,我愿意。”她叫出声来,把身体转向他,把他的臂膀插入自己的腋下,猛力用它们环住自己。“我非常非常愿意!”
  
“你会么?”他说。

原创文章,作者:瓦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huanstory.com/archives/87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