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人的悲剧在于,没有一丝快乐不是来自于无知。” ──巴尔扎克

Flowers for Algernon
作者:[美] 丹尼尔·凯斯 Daniel Keyes
本文获得1960年雨果奖最佳短篇奖

进行布告1

1965年3月5日

施特劳斯博士说我应该记下我此后的想法和事件。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他说这很重要,这将决定他们是否用我。我希望他们能够用我。柯楠小姐说可能他们会使我智能化。我想变聪明。我叫查理·戈尔登。今年37岁。

进行布告2

3月6日

我今天有个测验。我觉得没有通过,可能他们不会再用我了。事情是这样的,有个年轻人在房间把墨水都泼在几张白卡片上。他问:查理你看到卡片上有什么没?我很惊慌,不知如何回答。在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学校考试我总不及格,也会把墨水泼在卷子上。

我告诉他我只看到了墨迹。他说回答正确,我心里感觉好多了。我原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但当我站起来要走的时候,他把我拦住了。他说还没完呢。接下来我记不太清楚了,他让我说说墨水里有什么。我什么也看不出来,然而他说里面有图案,其他人都看到了。我却看不出来有什么图案。我真的尽力去观察了。我拿着卡片远看近看都看不到。后来我说如果戴上眼镜的话我或许能看清点。我告诉他我的眼镜放在大厅的壁橱里。我拿了眼镜。我说再让我看一下卡片,我保证我能看到图案。

我使劲找,但还是没有发现有图案,我看到的只有墨迹。我告诉他可能需要一副新的眼镜才行。他在纸上记了些东西,我害怕通不过测验了。我告诉他这只是一个边上有很多小点的墨点。他看起来很失望。我又说请让我再试一下好吗?我想我还是没有通过这个测验。

进行布告3

3月7日

施特劳斯博士和纳谬博士说墨点没关系。我告诉他们我没把墨水泼在卡片上,我也看不出墨水里有什么东西。他们说他们可能还会用我的。我说柯楠小姐从来没有给我做过此类的测验,除了拼写和阅读测验以外。他们告诉我,柯楠小姐说过我是成人夜校里最优秀的学生,因为我最刻苦最愿意学。他们问:你怎么想起来独自一个人去成人夜校学习的?怎么找到这个学校的?我说有人告诉我要学好阅读和拼写该去那里。他们问我为什么要学这些。我告诉他们因为我一直想要变得聪明起来,不想傻下去。

接下来我参加了很多疯狂的测验。那位负责测验的女士告诉我。这些测验都是用来测试性格的。我大笑不止。我问她怎么可能从墨点和图片当中测出一个人的性格。她生气了,把那些图片收了起来。我不在乎。本来就很蠢的一件事。我猜这次考试也过不了了。

后来一个身穿白色制服的人把我带到医院的其他地方,让我做游戏,好像是和一只白鼠赛跑。他们叫它阿尔吉侬。阿尔吉侬在一个错综复杂、迂回曲折的盒子中。他们给了我一枝笔和一张带格子的纸,还有很多盒子。一边写着“开始”,另一边写着“终止”。他们说那是个迷阵,我和阿尔吉侬都要通过同一个迷阵。我不明白白鼠在盒子里而我手里拿着纸,我们怎么可能用同样一个迷阵去比赛。然而我也没说什么。

一个测试员带着块秒表,他想把它藏起来不让我看到。我尽量不去看那个手表,这把我弄得很紧张。

这个测验更让我感觉很不爽。他们做了不下10轮测验,每次都是不同的迷阵,每次都是阿尔吉侬嬴。我没想到这只老鼠这么聪明。可能白鼠要比其他鼠类聪明一些。

进行布告4

3月8日

他们要用我了!我激动得都快不能写字了。纳缪博士和施特劳斯博士刚开始还有些争论。施特劳斯博士把我带到办公室时,纳缪博士还在那。纳缪博士对用我还是很忧虑的。但是施特劳斯博士跟他说我是柯楠小姐推荐的,我是她班上最优秀的学生。我喜欢柯楠小姐,因为她是个很聪明的老师。他还告诉我说:“查理,你还有第二次机会。如果你愿意参加这个实验的话,你可能会变聪明起来。”

施特劳斯博士说我有些方面非常好。我从来没意识到我有这些优点。特别是他说到并非每个智商为68的人能有这个优势时,我感到很自豪。尽管我不清楚这是什么,我怎么会有这个优势。但他说阿尔吉侬也有这优点。阿尔吉侬的动机是放在它盒子里的奶酪。然而我输给了它不会是因为我这个星期没吃奶酪吧。

在施特劳斯博士告诉纳缪博士谈话的过程中,我记下了他们的几句话:

他和纳缪博士说:我知道查理不是你心目中所想的第一代智能?超人(那个词我没记下来)。但是他本质还是不错的,很感兴趣,也积极配合。

纳缪博士说:记住,他将会是人类史上第一个通过手术使智力提高了三倍的人。

施特劳斯博士说,确实是这样。看下他的阅读和写作学得多好,对于他这种智力年龄,这已经是个很大的成就了。所以我说要用查理。

我没能记全他们说的话,他们语速很快但听起来好像施特劳斯博士站在我这边。

接下来,纳缪博士点点头说:“好吧。可能你是对的。我们用查理。”当他说出这句话来时我特别激动,立马跳起来握住他的手,觉得他对我太好了。我谢谢博士,告诉他给了我一次机会他不会后悔的。手术过后,我要努力变聪明。我会特别努力的。

进行布告5

3月10日

我问施特劳斯博士:我在手术后能不能在比赛中打败阿尔吉侬?他说可能吧。如果手术成功我就能和老鼠一样聪明。到那时我的拼写和阅读都会很好,就会知道很多事情,像其他人一样生活。我希望和别人一样聪明。如果手术成功的话,意味着他们能够使全世界的人都变聪明。

今天早上他们没有给我东西吃。我不明白吃东西和变聪明有什么关系。我很饿,纳缪博士把我的糖果盒拿走了。他又说我手术后可以把糖果拿回来,手术之前不能吃……

进展报告6

3月15日

他们在我睡觉的时候做的手术。现在他们把我眼睛和头上的纱布拆了,所以我今天才可以写进展报告。纳缪博士看了些我写的“进行布告”,说我用“进行布告”这个词用法不对,然后告诉我该用“进展报告”这个词。我试着把这些改过来。

我很难记住这些词的用法。施特劳斯博士说这没关系,就是要把发生的事情都记下来。他又说我应当更多地记述我的感受和想法。看来我要把怎么变聪明都写下来。

进展报告7

3月19日

我有很多测验要做,要和阿尔吉侬进行各种各样的比赛。我讨厌这只老鼠。它老把我打败。柯楠小姐没来看我。我觉得写进展报告很无聊。

进展报告8

3月23日

我就要回工厂工作了。他们说我回去工作会好点。然而我没告诉任何人我为什么要做手术。晚上下班后我都得回医院呆一个小时。他们每个月付我报酬,用来让我变聪明。

我要回去工作了,很开心。因为我想念我的工作,我有好多朋友都在那里。

施特劳斯博士说我应该坚持写东西。但我不想每天都写,我想在我想起什么的时候或者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时再写。他跟我说不要泄气,因为这需要时间,没有那么快。他说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让阿尔吉侬的智商提高了三倍。这就是为什么阿尔吉侬老是能把我打败,因为它也做过手术。这让我感觉好一点。我可能还是要比正常的老鼠走出迷宫要快些。也许有一天我也能把阿尔吉侬打败。

3月25日

乔·卡普说:嘿,看看查理哪里做了手术,他们给查理放了些大脑进去。我想告诉他,但是我记得施特劳斯博士以前说过不可以告诉别人。

有时会有人说:嘿,看乔、弗兰克或是乔治他们在开查理·戈尔登的玩笑。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么说,但他们总是朝我笑。早上亚摩斯·伯格朝办公室勤务员欧尼大声吼的时候,他提到了我名字。在多尼根他是第四个这么说的人。欧尼把一个包裹弄丢了。伯格说:天哪!你怎么那么想当查理·戈尔登第二呢?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样说话。我从来没丢过包裹。

3月28日

晚上施特劳斯博士来到我房间想看看我为什么没有按照计划去他那儿。我告诉他我不想再和阿尔吉侬比赛了。他说我暂时不需要比赛但还是要去。他给我带了个礼物——也不算礼物,只是借给我玩玩。我原以为那是个小电视,可并不是。他让我睡觉的时候把它打开。我说你是在开玩笑吧,为什么要我睡觉的时候打开?然而他说如果我想变聪明就得按他说的去做。我对他说,我觉得我以后也不会变聪明的。他拍拍我的肩膀说,现在还看不出来,实际上你一直在慢慢变得聪明起来。我觉得他很善良,让我心里舒服了一点。因为我没看到我变聪明的任何迹象。

我问他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到柯楠小姐的班里上课。他说我以后不用去了,很快柯楠小姐就会专门去医院教我。我做手术的时候,她没来医院看我,这让我很生气。但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我们还会成为朋友的。

3月29日

那个神经的电视让我一晚上都没睡着。有这样一个整夜在我耳边疯狂嘶嚎的东西,我怎么能睡得着。再加上那些疯狂的画面。天哪!我醒着的时候都不懂它在说什么,更何况我睡着的时候我怎么可能知道?

施特劳斯博士说没关系的。他说我睡觉的时候我的大脑也在学习。当柯楠小姐开始在医院给我上课的时候,这会很有用的。我想他们一定都疯了。如果人们睡觉也能变聪明,那谁还去学校呢。这个东西我觉得没什么用。我以前老是看晚间和深夜的电视节目,但也从来没让我变聪明过。

进展报告9

4月3日

施特劳斯博士教我怎么把电视音量调低,好让我能睡着。我还是不懂它在说什么。有几次早上我又回放几遍,想看看我睡觉的时候到底学到了什么。柯楠小姐说可能是其他语言。大多数时候听起来像美国英语。语速极快。

我问施特劳斯博士:睡觉时变聪明有什么用呢?我想清醒的时候很聪明。他说这是一回事,我有两种意识,那就是潜意识和意识。而且一种意识不知道另一种意识的行动。它们之间也不互相交流。这就是做梦的原因。自从有了电视,晚上睡觉越来越晚了。

我忘了问他只是我有两种意识,还是每个人都一样。

我用施特劳斯博士给我的字典查了那个词。潜意识:形容词。思维还不存在意识层面上的本质,例如潜意识中欲望的;中突。还有很多解释,然而我还是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这字典对像我这样的笨人来说不是本好字典。

4月6日

我打败了阿尔吉侬!我甚至都还不知道我把它打败了,是波特考官后来告诉我的。第二次我输了。因为我太激动了,考试没做完我就从椅子上掉下来了。从那以后我打败它不止8次。我一定要变聪明,打败像阿尔吉侬一样的老鼠。然而我没有感觉到我变聪明了。

我想和阿尔吉侬再比试几次,但是伯特说今天比赛已经足够了。他们让我握住阿尔吉侬一分钟。感觉还不赖。它软得像一团棉花。

我问我能养它吗,伯特说不行。他说阿尔吉侬是只很特别的老鼠。它也接受了和我一样的手术。它是动物中第一个保持智能这么长时间的。他对我说阿尔吉侬很聪明,每天必须学会一种测验才有东西吃。

我认为通过测验才能有饭吃是不对的。要是纳缪博士每次也要通过测验才能有饭吃他会怎样?我想和阿尔吉侬做朋友。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4月9日

晚上下班后,柯楠小姐还待在实验室里。她看到我似乎又高兴又害怕。我对她说不要担心,我现在还不聪明。她笑了。她说:“我对你有信心,你那么努力地学习阅读和写作,比班上其他同学强多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花点时间给科学的发展做贡献。”

我们现在读的书很难,我从来没有读过那么难的书。书名叫《鲁滨逊漂流记》,讲的是一个困在荒岛上的人。他很聪明,找出很多东西修了房子。他是个游泳健将。唯一让我难过的就是他很孤单,没有朋友。

4月14日

我把《鲁滨逊漂流记》这本书读完了。我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但柯南小姐说,全部故事就这么多。为什么?

4月15日

柯楠小姐说我学得很快。她看了我的进展告后,说我很不错,但并非人人都这样。如果你发现别人并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好时,不用感到难过。我说我的朋友都很聪明,他们人也很好的。他们喜欢我,从来不会伤害我。

4月16日

昨晚我看了看语法书,我发现这本书和柯楠小姐教我的方法一模一样。但我还是不明白。我半夜起来,脑子里的东西就都理清了。

柯楠小姐说是我睡觉时开着的电视起作用了。她说我到了一个阶段,就像山顶的平地一样。

在我弄懂标点的使用规则后,我从头把进展报告读了一遍。好家伙!我确实有一些很疯狂的拼写和标点!我告诉柯楠小姐我应该把这些报告重写一遍。但她说,“不用,查理,纳缪博士想让它保持原样。看看你是怎么进步的。”

进展报告11

4月21日

我还是没去工厂。我让我的房东菲利恩太太打电话转告多尼根先生我病了。她奇怪地看着我,好像害怕我似的。

我觉得知道每个人都怎么嘲笑我是件好事。我想了很多。因为我很傻,所以当我做傻事的时候我自己并不知道。人们看到傻子和他们做事不一样时,会觉得很好玩。

不管怎样,现在我知道我一天比一天聪明。我知道标点,我的拼写很正确。我想在字典里把难的词都查出来,然后记住。我现在读了很多书,柯楠小姐说我的阅读速度很快。有时我甚至能将我读的东西存到我的大脑中。我闭上眼睛,想起书上的内容,就像出现一幅幅画面一样。

除了历史、地理、算术运算,柯楠小姐说我应该开始学点外语。施特劳斯博士又给了我一些睡觉时练习的磁带。我仍然不明白意识和潜意识的思维是怎么运行的。但施特劳斯博士说我下周学习大学课程时还不要阅读心理方面的书。他要我做出承诺,除非得到他的允许。

我今天感觉好多了,但我猜我还是有点生气,因为大家一直嘲笑我、开我玩笑,就因为我不聪明。当我变得像施特劳斯博士一样聪明,三倍于我的现在68的智商,我可能会像其他人一样,大家也会喜欢我,和我好好相处。

我说不准什么是智商。纳缪博士说那就是衡量你的智力水平高低的东西,就像药房里称重的天平一样。但是施特劳斯博士和他争论得很厉害,他认为智商并不能衡量智力水平的高低。他说智商说明你能有多少智力,就好比量杯上面的数字。然而你还必须在里面填充东西。

所以我还是不知道IQ意味着什么,除非我的智商很快就要超过200。

4月25日

我突然灵感爆发,我发现了一种新的组织工厂机器的方式。多尼根先生说那种方式可以在增加产能的同时为他在劳动力上每年节省一万美金出来。多尼根先生给了我25美元的分红。

我想请乔·卡普和弗兰克出去吃年餐庆祝一下,但乔说他要去给妻子买点东西,弗兰克说他要和堂兄一起吃。我猜他们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我的变化。似乎每个人都很怕我,我从阿莫思·伯格身旁走过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 人们不怎么和我多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开我玩笑。这让工作多少有点孤独。

4月27日

今天我鼓起勇气请柯楠小姐和我一起吃晚饭,分享我所得的分红。

刚开始柯楠不清楚合不合适。我问了施特劳斯博士,他同意了。施特劳斯博士和纳缪博士似乎不是很友好,他们总在争吵。晚上我问施特劳斯博士请柯楠小姐吃饭的事情时,我就听到他在大喊大叫。纳缪博士说这是他的实验和研究项目,施特劳斯博士则回敬说他也贡献了不少,因为是他通过柯楠小姐找到了我,并且他一直在操作这个实验。施特劳斯博士说或许有一天全世界成千上万的神经外科医生都会用到他的技术。

纳缪博士想在月底公布实验结果。施特劳斯博士则想再等一段时间确定了再说。施特劳斯博士说,纳缪博士对普林斯顿的心理学主席职位比对现在所做的实验更感兴趣;纳缪博士则说施特劳斯医生仅仅是个机会主义者,总是在追名逐利。俩人闹得不可开交。

4月28日

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之前从未发现柯楠小姐是那么美。她有一双棕色的眼睛和柔软如绒毛的齐耳短发。她居然仅有34岁!一开始我就认为她是个不可企及的天才——并且应该很老。而现在每一次看到她,她都变得更加年轻而可爱。

我们一起吃饭并谈了许多。当听到她称赞我进步如此之快,将很快把她甩到后面时,我笑了。

“是真的,查理。你的阅读水平已经远远在我之上了。你能一眼就读完整页,而我一次只能看几行。你甚至能记住你所读过的每一个微小的东西,而我能回想起文章的主题和大意就觉得很幸运了。”

“可我不觉得自己聪明啊,我还有好多东西不懂。”

她拿出一枝烟,我帮她点上。她说:“你要耐心一点。你每天或是每周所达到的进步是正常人需要花大半辈子才能获得的。这就是令人惊奇的地方。你现在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不断从外界吸收东西,事实、数据和常识。很快你就能把它们联系起来,到时你将会看到各个不同学科是怎样相互联系的。查理,这其间有许多层次,就像一个巨大梯子上的台阶。它们把你带到越来越高的地方使你能看见越来越多周围的世界。”

“我仅仅能看见一小部分,查理,并且我将很难到达比现在高的位置。但你将一直往上爬,看到越来越多的东西。你走的每一步都将为你打开你前所未知的新世界,而在此之前你从不知道有这样世界的存在。”她皱了皱眉, “我希望……我只希望上帝……”

“什么?”

“没什么,查理。我只是希望我一开始建议你做这件事没做错。”

我笑了:“那怎么可能?这实验很有效,不是吗?即使是阿尔吉侬也那么聪明。”

我们在那儿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正如年老的人不愿意去思考死亡,我也不想去思考这种可能性。我知道这仅仅是开始。我也知道她说的很多层次是怎么回事,因为我已经看见了其中的一些。一想到我要离开她我就觉得沮丧。我爱上柯楠小姐了。

进展报告12

4月30日

我辞去了在多尼根塑料盒工厂的工作。多尼根先生坚持认为我的离开对大家都会更好。

我到底做了什么使他们如此痛恨我?

我第一次感觉到他们的敌意是多尼根先生让我看的那份请愿书。那上面共有840个签名,除了范妮·哥登。其中包括所有与工厂有联系的人。我扫了一眼那份名单,一眼就确定只有范妮·哥登没有在请愿者之列,其他人都要求工厂解雇我。

乔·卡颇和弗兰克·雷里不愿与我谈论这件事。其实除了范妮不会有人愿意。她是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极少数只要相信了某件事就会坚持到底的人。范妮认为我不应该被解雇。她反对这一请愿书,无论承受多少压力和威胁。

“这并不表示我不觉得你身上有一种强大的奇怪的力量,查理。”她说,“你在改变,而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曾是一个善良的、值得依靠的普通人。或许不那么聪明,但是诚实。谁知道你对自己做了什么使你突然之间变得那么聪明,就像周围的人都在说的那样:查理,这是不对的。”

“但是现在你也会这样说吗,范妮?一个人变得聪明并想从周围世界获得知识和理解又有什么错呢?”

她移开视线低头做自己的工作,这时我转身刚要离开。她说:“当夏娃听从了毒蛇的话,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实,邪恶降临。当她发觉自己赤身裸体,这也是邪恶。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们都不会承受衰老、生病和死去。”说这些的时候,她并没有正视我。

再一次,我觉得羞愧在我体内燃烧。智慧在我和那些我曾经了解并爱着的人之间画出了一道鸿沟。以前他们因我的愚笨而嘲笑我、轻视我;现在,他们却因为我的知识和智慧而憎恶我。上帝知道他们想要我怎么样!

他们把我赶出了工厂。现在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寂寞。

5月15日

施特劳斯博士对于我这两星期内没有写任何进展报告很生气。他生气是有理由的,因为现在实验室按月给我工资。我告诉他我忙于思考和阅读。当我提出写字速度太慢以至子我厌烦了我潦草的字迹时,他建议我学习打字。现在这个任务对我来说简单多了,因为我几乎每分钟能打75个单词。施特劳斯博士提醒我要写得简洁些,这样人们才能容易理解。

我尝试着回忆这两周内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阿尔吉侬和我出席了上星期二举行的由美国心理研究协会主办、世界心理研究协会协办的一次会议。我们引起了轰动,纳缪博士和施特劳斯博士为我们而骄傲。

与我之前对他的印象相反,我意识到纳缪博士根本就算不上天才。他是个有聪明的脑袋,但却一直挣扎于自我怀疑旋涡的人。他希望人们把他当做天才。因此,对于他来说,其工作能得到世界的承认是很重要的。我坚信纳缪博士害怕任何的延迟,因为他担心其他人可能也会在这方面有所发现并可能抢走他的专利。

相反,施特劳斯博士可以称为天才,虽然我觉得他的知识面太狭窄了。他受训于传统的专才教育;被忽略的知识面太大了,即使仅对一名神经外科医生来说。

当知道他掌握的古代语言仅有拉丁文、希腊文和希伯来文,并且他对于数学的知识仅限于初步的多变量微积分时,我大吃一惊。而当他亲口告诉我这些时,我发现自己居然不高兴了。我感觉好像他掩饰了自己的这一面真相,假装无知来欺骗我,就像我发现的许多人一样,假装成为一个名不副实的人。我所认识的人中没有能做到表里如一。

和我在一起时,纳缪博士似乎很不自在。有时候我想和他谈谈,他却奇怪地看着我,然后转身离开。一开始当施特劳斯博士告诉我,我让纳缪博士有自卑的复杂感觉时我生气了。我认为他在嘲笑我,因为我对嘲弄我的人过于敏感。
我怎能想到一位像纳缪博士这样令人尊敬的心理实验专家居然不懂印度语和汉语?你仔细想想,印度和中国现在在这领域进展这么快,而你作为这方面的专家居然不懂这两国语言,这有多荒谬。

5月8日

我觉得很困扰。昨天晚上是我这周以来第一次见到柯楠小姐。我尽量避免和智慧有关概念的讨论,并尽力使话题保持在简单日常的范围内。但是她却茫然地望着我并问我,我所说的道别尔曼第五协奏曲中的数学方差和等差是什么意思。

当我要解释,她却阻止了我并笑了起来。我觉得我生气了,无论我试着和她讨论什么,都无法与她沟通。我发现自己无法像以前一样和人们交流。感谢上帝,还有诸如书本、音乐和其他东西可以交流。大多数时间,我一个人呆在向弗莱太太租用的公寓里,很少和别人讲话。

5月20日

在我吃晚饭的那家饭馆内,如果不是这个约16岁的、新来的洗碗工打碎了盘子的话,我不会注意到他。

那些碟子掉到地上,溅起了一堆白色的碎瓷片。那个男孩吓呆了,手中紧握着一个空盘子,两眼发直。顾客发出口哨声和嘘声时,他很显然被这些搞得更糊涂了。

当老板赶出来看为什么外面的人这么兴奋时,那个男孩蜷缩了一下,好像知道要被挨打,但又不自觉地举起双臂挡住可能挥向他的手一样。

“好了好了!你这个笨蛋,”店主叫道,“别净站在那里!找根扫帚把地上清理干净。扫帚……扫帚,你这个白痴!在厨房里呢。把碎片全扫干净!”

那男孩知道他不会被惩罚时,他那恐惧的表情消失了。一些看热闹的顾客还在继续发表评论,拿他的痛苦作乐。

“这里,索尼,在你后面有一小块碎片。”

“过来,再扫一次……”

“他才不笨呢,把碟子摔碎总比洗它们来得简单哦……”

当我看到这个孩子那呆滞而茫然的神情时,我内心感到很难受。人们就因为他迟钝而嘲笑他。

我也曾和那些人一样嘲笑他。

突然间,我很愤怒,既是对自己也是对其他嘲笑他的人。我跳出来喊道:“闭嘴!放过他吧!他不明白这不是他的错!他也不愿意自己是这种状况,看在上帝的份上吧,他还是个孩子啊!”

整个房间忽然间安静了下来。我尽量不去看那个男孩,付了账,我连点的食物碰都没碰就走了。我为我们感到羞愧。

为什么有诚实品质和敏感性的人,不会去嘲笑天生缺胳膊少腿或是少了只眼睛的人,却肆无忌惮地辱骂天生智商较低的人而不以为然?一想到不久前我也像这个男孩一样愚蠢地扮演着小丑的角色,我就觉得,很愤怒。

然而我几乎忘了这一经历。

我把自己以前查理·戈尔登的旧形象深埋起来,因为既然我已经变聪明了,这一旧形象就应该被远远地抛到我的脑海之外。但是今天从那个男孩身上,我第一次清楚见识到自己以前的样子。我就跟他一样!

我经常重读我的进展报告,发现满纸是低级错误的语言、近乎白痴的天真观点和源自低智商的大脑思维。我明白,即使在我处于愚笨状态时,我也知道自己不如人家,知道其他人有我所缺少的东西——那些我所未能拥有的。过去,在我愚昧的大脑中,我认为这是因为我没有读写的能力,我相信只要我具备了这些能力我也就自然充满智慧。即使是一个低能的人也希望能和其他人一样生活。孩子或许不知道怎样自己吃东西,或是该吃点什么,但是他知道什么是饥饿。我就是处于这种情况,我却从来不知道。即使现在我被赋予智慧,我也没有真正明白。

今天对我来说极富意义。既然更清楚地了解了过去,我决定用我的智慧和技术来提高人类智力水平的事业。谁能更好胜任这项工作?还有什么人曾经生活在这两个不同的世界?这些人是我的同类。让我尽自己所能为他们做点事。
明天我将同施特劳斯博士讨论我该怎样参与这一领域的工作。或许我能帮助他解决如何普及推广应用在我身上的技术这一问题。我对这有许多想法。

关于这项技术,我们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如果我能成为一个天才,成千上万个像我一样的人为什么不行呢?把这项技术应用在普通人身上将会取得怎样奇妙的效果?应用在天才身上又会怎样呢?

许多可能性的大门敞开了。我迫不及待地想开始。

进展报告13

5月23日

今天,阿尔吉侬咬了我。同往常一样,我偶尔去实验室看望阿尔吉侬,而当我把它从笼子里拿出来时,它猛地咬住了我的手。我把它放回去仔细端详了一阵子。它显示出前所未有的不安和恶意。

5月24日

伯特,那个主管做实验动物的人告诉我,阿尔吉侬正在改变。它显得不合作,不再愿意做迷宫游戏。它开始不吃东西。大家都为这可能的后果担忧。

5月25日

他们开始喂阿尔吉侬,它现在拒绝做开锁游戏。每个人都认为我会和阿尔吉侬一样。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都是各自所属种类的第一个。他们都假装阿尔吉侬的异常行为对我并不会有影响,但是当其他接受实验的小动物们也出现同样异常的反应时,人们就很难掩盖事实了。

施特劳斯博士和纳缪博士让我不要再到实验室。我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但是我无法接受。我将把我的,计划进行到底,把他们的研究做下去。虽然我很尊重这两位科学家,我也清楚他们的局限性。如果这件事会有结果的话,我将自己把它找出来。突然间,时间对我来说显得特别重要。

5月29日

我拥有了自己的实验室,并得到继续实验的许可。我日以继夜地工作,并搬了张帆布床到实验室。我大部分的时间花在记笔记上。我觉得应该把我的情绪和想法记录下来。

我发现智力的计算很吸引人。这使我的所学得以应用。这是我毕生关心的重大问题。

5月31日

施特劳斯博士认为我工作得太辛苦了,纳缪博士也认为我是想把长达一生的研究与思考压缩在几星期内完成。我知道自己应该休息,但我的体内总有什么东西迫使我继续下去。我必须找到阿尔吉侬急剧退化的原因,我必须搞清楚这一现象是否会发生;如果发生的话,什么时候将发生在我身上。

6月4日

给施特劳斯博士的信(副本)

亲爱的施特劳斯博士:

在另一封信里我会寄给您我报告的副本,题为《阿尔吉侬-哥登效应:对于激增智慧的结构和功能的研究》。我希望您能阅读并将它发表。

正如您所看到的,我的实验完成了。在报告里,我附上了所有的公式,附录里还有应用的数学分析。当然,这些还需要检验。

考虑到这一报告对您和纳缪博士(同时也是对我)的重要性,我已对结果进行多次核查,希望能找到谬误。很遗憾,我还没有找到,这结果是确实的。以科学之名义,我很高兴能在人类认识人脑的作用和支配人工增加智慧的规律这一领域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我想起你们曾对我说:一个实验的失败或是对一理论的推翻,对推进学术的重要性就如同成功一样重要。现在我知道这是正确的。不过我也觉得遗憾,因为我对这一领域的贡献是建立在两个我极崇拜的人研究的灰烬之上。

此致
敬礼
查尔斯·哥登

附:报告

6月5日

我不能情绪化。我实验的事实和结果清楚地表明,尽管我自身智力的迅速提高曾取得很大的轰动,但这不能掩盖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由施特劳斯博士和纳缪博士发展的通过外科手术三倍提高智商的方法,在提高人类智商方面没有实用性或是实用性很小。 (至少现在是这样。)

当我重新阅读阿尔吉侬的数据和记录时,我发现虽然它还处于幼年,但智力已经开始衰退,运动机能已经受损,腺状功能萎缩,并且协调能力更是大大减退。与此同时,还出现了越来越严重的健忘症。

正如我的报告将指出的,通过运用我的公式计算出的结果,能预见已经出现的和其他将出现的各种生理上和大脑的衰退综合症。

我们所接受的外科手术的刺激导致了所有脑部活动的强化和加速。而那不可预见的发展过程,我将暂时称其为阿尔吉侬-哥登效应,这是整个智力发展过程的逻辑延伸。此已被证明了的假设可以用以下简单的语言描述:通过人工方法提高的智力因素,其衰退时的速度与它所提高时的速度成正比。

我觉得这假设本身就是个重大发现。

只要我还能写字,我将继续在这些进程报告中记录我的思想。这是我仅剩不多的快乐之一。然而,种种迹象表明,我自身的智力也将衰退得很快。

我已开始注意到我的情绪波动很大,并且开始有健忘的特征。这是总爆发的征兆。

6月10日

退化越来越严重。我变得心不在焉。两天前阿尔吉侬死了。对其的解剖证明我的预测是正确的。它的脑量变轻了,脑褶皱大面积变平并且其间的脑沟变深变宽。

我想,这些也将很快发生在我身上。既然这是已确定的,我就要阻止它发生。

我把阿尔吉侬的尸体放在一个奶酪盒里,埋葬在后院。我哭了。

6月15日

施特劳斯博士又来看我了。我不愿开门并叫他走开。我想一个人承受这一切。我变得暴躁和易怒。我觉得黑暗开始笼罩,几乎想到了自杀。我不断地提醒自己:这自查的笔记很重要。

当你拿起一本几个月前你已经读过并很喜欢的书看,却发现自己一点也不记得了,这是一种多奇怪的感觉啊。我记得自己曾高度评价过约翰·弥尔顿,但当我再一次拿起《失乐园》这本书,我却一点都看不懂。于是我生气地把书扔到房间的另一边。

我必须尽力留住一些什么,一些我已经学会的东西。噢,上帝!请别把它们都带走。

6月19日

有时候,我晚上会出去散步。昨晚我不记得自己住在哪里了,是—个警察送我回家的。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在以前曾经发生过——很久很久以前。我不停告诉自己:我是世界上唯一—个能描述发生在自己身上事情的人。

6月21日

为什么我一直在遗忘?我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却仍记不起来我究竟是谁,身在何处。然后过去的一切又在我眼前闪过。记忆丧失症、健忘症。老态龙钟、第二童年的征状逐渐显现,我能看到它们的到来。事实是如此残酷地符合逻辑,我曾学得那么快,学了那么多,而现在我的大脑却在急剧地退化。我不能让这一切发生。我必须作出反应。我无法把那饭店里的男孩的形象从我脑海里挥去——他那空洞的表情,白痴般的傻笑,还有那些饭店里嘲笑他的人。不——请别再让一切重来。

6月22日

我开始遗忘最近学的东西。这似乎遵循这样一个模式——最先遗忘的是我最近学的东西。

我重读自己关于阿尔吉侬—哥登效应的论文,却觉得这应该是别人写的。其中有些东西我根本无法理解。

运动机能也已经受损。我做事一直不顺利,打字对我来说也越来越困难了。

6月23日

我完全放弃使用打字机了。我的协调性很差。我觉得自己动作越来越迟缓。今天晕得厉害。我拿起研究中用过的一篇文章——克鲁葛的《关于心理的完整性》,想用它帮助我了解我所做过的事。一开始我觉得我的眼睛出问题了,之后我意识到我再也读不懂德语了。我尝试读其他语言,却发现已经忘得精光。

6月30日

我对拿笔写字产生恐惧已经有一星期了。笔总是像细沙一样从我手中滑掉。我现在所拥有的书对我来说太难懂。我对此感到很生气,因为我清楚地知道就几个星期前我还能很好地理解它们。

我不断提醒自己必须坚持记录这些报告,这样别人才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写出字来对我来说越来越难了。即使是很简单的词,现在我也需要不断查字典,这使我对自己越来越没耐心了。

施特劳斯博士每天都会来看我,但是我告诉他我不想再见任何人,更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他觉得很内疚,他们都这样觉得。但是我不怪任何人。我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7月7日

我不知道这星期是怎么过的。我知道今天是星期天是因为我看见人们上教堂做礼拜了。

最近这些日子我非常想念我的父母。我找到了一幅我们一起在沙滩拍的照片。照片上,父亲胳膊下夹着一个球,母亲牵着我的手。我对他们在照片中的形象没有半点印象,唯一还记得的是父亲总是喝得烂醉并和母亲争吵钱的问题。

7月10日

我的房东弗莱恩太太很担心我。她说我成天躺着不做任何事的样子让她想起了她儿子的状态,在她把儿子赶出去之前。她说她不喜欢游手好闲的人。如果我是因为生病,那是另一回事,但如果我真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她是不能容忍的。我告诉她我得了流感了。

我试着每天读一些东西,基本上是小故事。但是有时候我又需要一直重新阅读刚刚看过的东西,因为我不明白它写了些什么。写作对我来说已经很困难了。从字典里找到所有我要的词太难了,我也厌烦了。

我每周都会到阿尔吉侬坟墓上献花。弗莱恩太太说我疯了才会去给一只老鼠献花,但我告诉她,阿尔吉侬是很特别的。

7月14日

又是一个星期天。现在我已经无事可做了,因为我的电视机坏了,而我也没钱修理(我想我把这个月的支票丢在实验室了。我也记不得了。)

我的头痛极了,吃阿司匹林也没用。弗莱恩太太知道我真的生病了,因此她很担心。

7月22日

弗莱思太太找了个医生来给我看病。她怕我就快死了。我告诉医生我没什么大病,只是一直忘事。他问我是否还有其他亲戚朋友,我说没有。当我告诉他我有一个朋友叫阿尔吉侬但它是只老鼠,我们还曾经一起赛跑时,他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当我告诉他我曾经是个天才时,他笑了。对我说话时他就像把我当做婴儿一样并且向弗莱恩太太眨了眨眼睛。我发疯似的把他赶了出去,因为他也在嘲笑我,就像所有人曾经做过的一样。

7月24日

我一分钱也没有了。弗莱思太太告诉我必须到其他地方找工作并缴交房租,因为我已经拖欠了两个月的房租了。除了在多尼根塑料盒公司工作过,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工作。我不想回去,因为那里所有人都知道我变聪明了,或许他们会嘲笑我。可我实在不知道还能去哪里弄钱。

7月25日

我正在看我的一些进展报告。这些报告看起来很奇怪,但我还能看得懂。我能辨认出其中一些词,但是看起来却没有任何意义了。

柯楠小姐来看我。我说我不想见你。她哭了。我也哭了,但是我不会让她进来,因为我不想让她笑话我。我告诉她我不再爱她了,也不想再变聪明了。可是这都不是真的。我依然深爱着她,我也依然渴望智慧,但是只有这么说她才会离开。她给了弗莱思太太房租,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必须找到工作。

拜托了……请别让我忘记该如何读写!

7月27日

当我回到工厂向多尼根先生请求回去做一名看门人时,他非常和气。一开始我告诉他所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时,他还不太相信。之后,他看起来很悲伤,把手搭在我肩上说:“查理,你实在很有勇气。”

我开始像往常一样打扫厕所,每个人都注视着我。我告诉自己:查理,如果他们捉弄你的话,别难过。因为你要记得你曾经比他们都要聪明,虽然现在已不是这样。况且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即使他们嘲笑你也不代表什么,因为他们仍是爱你的。

有一个在我离开后才来这里工作的人对我开了个恶意的玩笑。他说,查理,我听说你确实是一个聪明人,智商很高。我觉得很不舒服。但是乔·卡颇走过来,一把抓住他的领口说:“别打扰他,你这个让人恶心的混蛋。不然我掐断你的脖子。”我从来没想过乔会替我出气,我觉得他真是够朋友。

弗兰克·雷里也走过来说:“查理,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来找我和乔,我们会修理他的。”

“谢谢你,弗兰克。”我说。这时我觉得喉咙像被什么噎住了似的,为了不让他看见我哭泣,我赶忙跑到洗手间。有朋友的感觉真好。

7月28日

今天我干了件蠢事。我忘了我不再和以前一样,是柯楠小姐在成人夜校中心班上的一名学生。我走了进去,坐在教室后面我原来的座位上。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叫到“查尔斯”。我不记得她以前曾这样叫过我,因此我说,你好,柯楠小姐。我已经准备好了今天要上的课,但是我忘了带我的课本了。听到这些她哭了,边哭边跑出教室。每个人都看着我,我才发现他们不再是以前和我一起上课的同学了。

突然间,我记起了一些事情:关于手术,我变得聪明还有我说过的一些话,在那时真的有过—个不—样的查理·戈尔登。在她回来之前,我离开了教室。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永远离开纽约。我不想再一次碌碌无为。我不想柯楠小姐为我伤心。工厂里的每个人都为我感到遗憾。我想到一个新的地方,在那里,没有人知道查理·戈尔登曾是一个天才而现在却连读书写字都有困难的人

我随身带了许多书,即使我已没法看得懂。我坚持练习,这样我或许不会完全忘掉我学过的东西。如果我努力的话,或许我将比手术前聪明一些。

柯楠小姐,如果你读到这篇文章的话,请别为我难过。我为自己有这么一次变聪明的机会而感到高兴。因为我学到了之前所不知道的许多东西,而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世界上有它们的存在。我也为自己能对它们有些了解而心存感激。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变笨了。或许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或许是因为我还不够努力。但如果我很用功地练习,或许我还将变聪明一点,知道那些单词的意思。我还依稀记得当我读那本蓝色的、封面有点破的书时那种感觉是多么的好。这就是为什么我将坚持努力变得聪明,这样我才能重新获得那种感觉。懂得一些东西、变得聪明的感觉是很美妙的。我希望我还有那种能力。无论如何我敢说我是世界上第一个为科学发现做出重要发现的低智商的人。我记得自己是做了些事情,但已经不记得是什么了。我猜这就像是我为所有和我一样低智商的人做的一样。

再见,柯楠小姐、施特劳斯博士,再见,所有的人。另外,请告诉纳缪博士:当别人取笑他时,脾气别那么大,这样他将会有更多朋友。如果你让别人和你开玩笑的话,你会更容易交到朋友。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将有很多朋友。

附笔:如果你有机会的话,请到后院给阿尔吉侬献花。

(完)
来源: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