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如果你是一头恐龙

If You Were a Dinosaur, My Love
作者:瑞秋·史威斯基 (Rachel Swirsky)
译者:Mr瓦力 (科幻STORY原创翻译)
本文获得2015年星云奖最佳短篇奖。

亲爱的,如果你是一头恐龙,你一定会是一头霸王龙。你应该不大,只有1米78,和人类的你一样高。款款而行的步伐,似乎想要证明你脆弱的骨骼能够支撑起巨大的脚爪。突起眉骨下的双眼,总是温柔地凝视着远方。

如果你是一头霸王龙,我就是你的饲养员,我愿用我的一生伴你左右。我会用生的鸡肉,活的山羊喂养你。我会注视着你齿间的血渍。我会把我的床安放在你潮湿泥泞、铺满枯叶的笼子里。当你睡眼蒙胧,我会为你吟唱《摇篮曲》。

当我为你吟唱《摇篮曲》,你会很快跟着应和。你狂野不羁的声音,让我们的旋律变得如此的奇异。当你以为我已睡去,你会唱着无尽的情歌直至夜深。

当你唱着无尽的情歌直至夜深,我会带你远行。我们会来到百老汇的剧院。当你站在舞台之上,你的巨爪深深陷入舞台的地板。观众们被你忧郁的歌声深深打动,潸然泪下。

当观众们被你忧郁的歌声深深打动,潸然泪下,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为复活灭绝物种的研究倾囊相助。资金会像洪水般涌入科研机构。生物学家会在鸡的身上实施逆向工程,直到他们发现赋予它尖牙利齿的方法。古生物学家将挖掘各种古生物化石以寻找胶原蛋白的线索。基因学家们将深入研究基因序列编码对生物的影响,从瞳孔的大小到大脑如何构建日暮的印象,直到他们从无到有,创造出一头恐龙,成为你的伴侣。

如果他们为你创造了一个伴侣,我会在婚礼上和它一争高下。当你们在婚礼上互诉誓言,我会身着绿色的雪纺裙(伴娘裙)呆呆地看着你们。我会充满嫉妒,还有悲伤。我是多么想嫁给你。然而,我知道,那个分享着你的血肉和基因模板的同类也许更加适合你。我会紧紧盯着站在教堂圣坛前的你们,我深深知道,此时的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深深爱着你。我知道我们的爱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的古老。你给我带来了无比的幸福,我也要给予你我所有的爱。我们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爱的证明。

如果我们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爱的证明,我会飞奔着穿过教堂,让鞋跟击打着大理石的路面,来到教堂前排的花瓶前。我会拔出瓶中的绣球,驱散所有心头的阴云。再一次,我把它们插入自己的心中,我的心便会像花儿一般绽放。我的快乐幻化成花瓣,我的裙子变成绿叶,我的双腿缠绕成花茎,我的头发凝结成花蕊,蜜蜂将从我的喉咙采撷异域的甘露。我要让所有在场的人惊得目瞪口呆,我要让那些自以为生活在科学世界里的古生物学家、生物学家、基因学家和记者从双螺旋-化石的陷阱中清醒过来,我们生活在一个一切都会发生的魔法世界。

如果我们生活的是一个一切都会发生的魔法世界,亲爱的,你将是一头恐龙,充满勇气和力量,但也温情脉脉。你的利爪尖牙会轻易吓退你所有的敌人。然而…………你只是一个可爱、脆弱的人类。你能仰仗的也仅仅只是你的智慧和魅力。

一头霸王龙,哪怕是小小的一头,都不必畏惧五个喝得烂醉的暴徒。一头霸王龙,只要微微露出它的利齿,那些恶徒便会逃之夭夭。他们必然不敢掀翻桌子,而是躲在桌底瑟瑟发抖。他们必然不敢抄起桌球杆砸向你,而是先走为上。他们必然不敢口出秽言辱骂你,嘶吼着看着你慢慢倒在血泊之中。

亲爱的,如果你是一头恐龙,我将教你如何辨识他们的气味。我将悄悄地把你带到他们身边,哦,静悄悄的。他们仍然会看到你,他们会逃跑。你的鼻孔会喷出火焰,就像曾吸入了整个黑夜。你会像猎手一般突然袭击,把他们的生命,那些闪着光的红色液体从他们的身体中倒出。我则会站在你的身边,哈哈地狂笑。

如果我哈哈地狂笑,我最终会感到内疚。我会发誓不再这么做。我会从刊登那些失去丈夫的寡妇和失去父亲的孩子的悲惨报道中移开我的视线。就像他们也会在刊登我照片的报道中移开他们的视线一样。无论那些记者如何喜爱我的这张脸,这都是一张计划了一半婚礼、订好了绣球和绿色的雪纺伴娘裙的古生物学家未婚妻的脸。一个陪伴着也许永远无法醒来的古生物学家的未婚妻。

亲爱的,如果你是一头恐龙,那一定没有人能够打败你,如果没有人能够打败你,就一定没有人能够打败我。我将绽放成一朵最美的鲜花,向着太阳恣意地伸展。你的利爪尖齿将会保护着你/我/我们,直至永远。不再有桌球杆留下的伤痕,不再有护士经过走廊的踢踏声,和一颗破碎了的心。

原创文章,作者:瓦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huanstory.com/archives/55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