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的手

作者:波尔·安德森
译者:孙维梓 

第一批移民来到尼尔多斯星球时间还不久,在这无垠的草原上只有少数农场点缀其间,斯丹莱特镇是这颗移民星球的唯一城镇。
  
那天彼特正伏在地上兴致勃勃观看像绿蚂蚁一样的昆虫忙忙碌碌建造新巢穴,猛然发觉一个阴影遮住了他,彼特就地一滚往上瞅去,面前站着一个……一个外星人!
  
“您好。”彼特爬起来张口结舌地说。

“早上好。”陌生人操着非常纯熟的地球语言向他问候。

彼特可以对天发誓,他从未见过这种人。但银河系有智能生物生存的行星不胜枚举,谁也不敢夸口说自己能识别所有的外星人。

陌生人的个头约两米高,身长腿细,长了四只手,一双手在另一双之上。他头部硕大,两耳招风,眼睛既黄又亮,顶门上还有两只触角。他全部服装仅有一条缝有口袋的腰布,身上其它地方都被绿毛覆盖。

“您是谁?”彼特问,但他意识到这有点失礼,毕竟他也11岁了,所以又补充说,“对不起,我叫彼特,来自太阳系。农场是我叔叔的,他叫古那尔。我能为您效劳吗?”
  
“或许吧,”陌生人答说,“我听说你叔叔需要干活的帮手?”
  
这话正中下怀。尽管古那尔叔叔有机器人协助还是忙得不亦乐乎,他在电视台登出招聘广告,但无人应聘。这里的劳动力十分紧缺,新来的移民宁愿留在镇上,那里待遇更高,所以这位外星人的到来无疑是一大好消息。

“您找对啦!”彼特嚷道,“我带您去。”于是他拔脚就往前跑,陌生人紧随其后。

他们在作坊里找到满头汗水、浑身油污的古那尔叔叔。叔叔从长满火红胡子的脸上抹去汗水,客客气气打了招呼。当他得悉那人是来求职时,眼中射出惊喜的光芒。
  
“让我们进屋去好好谈谈。”叔叔建议。

爱迪婶婶对外星人的到来不知所措,陌生人反倒神色自若,毫不窘迫。

“我从埃斯塔Ⅳ星来,”他自我介绍说,“名字嘛……就叫我乔好了。”

“埃斯塔Ⅳ星?”古那尔叔叔迷惑不解,“从来没听说有这地方,是不久前刚发现的?”
  
“差不多吧,其实我们那里早就开通了星际飞行,然而我的大多数同胞不太赞赏技术进步,极少参加银河系的活动。我倒是想出来见识见识世面,一路上靠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我很快熟悉了一切。”乔说来娓娓动听,彼特很喜欢他大黄眼睛里透出的睿智。
  
“为什么您不留在镇上?”古那尔叔叔追问,“那儿不是可以挣到更多工资吗?”
  
“我去过不少移民城市,感觉它们都大同小异,农场对我更有吸引力,我不想呆在城市的小圈圈里,一看到您的广告我就步行来了。”
  
“从斯丹莱特步行来?还穿过那一大片原始森林?到这儿来要走好几个星期呐!我登电视台广告还是最近的事。”
  
“呃……半路上有位移民用车带了我一程路。我不怕森林,在林子里就像在家一样,我的母星到处都是树林。”
  
“哦……”古那尔叔叔搔搔后脑,我看得出他踌躇难决。这外星人究竟是谁?要是逃犯咋办?但叔叔急于得到帮手,而乔给他留下的又是如此良好的印象。
  
最后他们谈妥,乔打明天早上开始上班。古那尔叔叔马上就带他去巡视农场,彼特睁大眼睛跟在他们后面。
  
他们先看了牲畜。叔叔只从地球运来一对奶牛、一些猪和小鸡,他对饲养当地动物特感兴趣,已经驯养了几种六脚哺乳动物:一种叫作渥雷的家畜能供应肉和皮,还有玻尼可以让人在汽车无法行驶的地方骑乘,他还在尝试饲养一种四足双翼的因鸠鸟。
  
“很多移民打算在这里繁殖动物与植物,错认尼尔多斯就是地球,”叔叔解释说,“其实这办法行不通,这里有好多特殊因素是地球动物无法适应的。瞧我的奶牛长得多么瘦小,要知道它的部分饲料还是我从地球专门买来的呢。我发现当地动物却能长得又肥又壮。如果我们不能习惯尼尔多斯这地方,那它就不会成为我们理想的家园。”
  
奶牛不安地倒换四蹄,还斜眼瞅着乔,似乎很害怕,而当地的渥雷和玻尼却泰然自若。
  
“那你们不也吃本地的食物吗?你们不怕营养不足?”乔问道。
  
“这个问题提得好,”古那尔叔叔点点头,“这正是我们的一个主要课题。我们首先得确定什么食物有毒,还得弄清它们的营养成分,是否适合我们机体的需要,然后再用药片补充它们的不足。久而久之,在尼尔多斯出生的新一代就会和我们有所不同,他们会更快适应这颗星球的。”
  
“那这里有当地的土著居民吗?”乔又问。
  
“您是指智能生物?那倒没有。移民前曾对这颗行星仔细勘察,没找到文明的迹象。这里没有村庄,没有古迹,甚至没有任何石器。如果这里真有智能生物,我们只会高兴,因为他们起码可以提示许多至今还闹不清楚的事,但地球法律禁止向有智能生物的星球上移民。”
  
乔缓缓地点点头,他的黄眼睛在薄暮里熠熠发亮。
  
他们很快发觉乔对技术一窃不通。尽管他在努力,但毫不顶用,他连最简单的修理及启动机器也干不了。在汽车或拖拉机的方向盘后他一筹莫展,车子根本不听他使唤。
  
但他对付动物或植物却判若两人,他能调教未经驯服的玻尼,甚至让玻尼拖着车子听从口哨行动,安静地听任乔用刷子梳理皮毛。他从森林带回的一筐草因鸠鸟吃得津津有味,叔叔问他怎么知道因鸠鸟的口味时,乔只是耸耸肩说也许他比人类更加接近自然。他老在琢磨花园,菜园,草坪,还提出不少奇怪的建议。
  
“把这种草和小麦套种在一起试试,”乔递给叔叔一束小黄花,“收获可能会高得多。”

“那为什么?”叔叔问,“它不就是一种杂草吗?”

“不错,但这种草经常和野麦生长在一起,我估计它们也许在以某种方式互相帮助,我们试验一下反正没害处。”

古那尔叔叔不以为然,但也没反对乔在小麦地里栽上一些这种杂草,很快就证明这块地的麦子比其它地方长得更为茁壮。

“乔真是怪人,”有次叔叔谈论说,“他对技术形同白痴,但只要一涉及生物,他就大大超越了我们人类。”

“不错,连我也向他学到不少东西呢。”爱迪婶婶接过话茬。
  
她对乔赞不绝口,夸他能用草和黏土制成精致的盆盆罐罐和篮筐。婶婶不喜欢斯丹莱特镇上的塑料器皿,那是从地球运来的高价商品。

在花园散步时,彼特发现乔在类似草莓的地里忙碌不停。这种浆果从当地森林移来,能结出美味的果实,但过去多次移栽失败,乔却一次就马到成功。

“他实在具有一双绿色的手。”爱迪婶婶曾笑着夸奖说。

“也许,”叔叔猜测说,“我们的皮肤会分泌某种微量物质,对植物生长不利,但乔与我们不同。”

现在当彼特走近时,外星人含笑抬头。

“你好,彼特。”

“你好,”男孩在一旁蹲下,“难道你不感到疲乏吗?”

“当然不,”乔嘴里说着,手仍还在类似草莓的小茎中灵活移动,“我喜欢干这种活。有太阳,新鲜空气,再加上喷香的泥土,这怎么可能使人疲倦?”他摇晃着大大的圆脑袋,“我真不懂你们为什么要和自然隔离?”
  
的确,乔平时只在进午餐时才进入屋子,哪怕睡觉他也在树下躺着睡,连下雨都不怕。

“不,我们只是要改造自然。”彼特反驳说。

乔全身一阵颤栗。他眼望广阔的地平线,望着沐浴阳光的森林:“难道你们砍伐树林,挖空地下,让建筑遮天蔽日也算是改造自然?”

“不,不全是那样,”彼特迟疑地说,“我们也懂得保护森林,不过到尼尔多斯星球的人越来越多,人们没有房屋和土地也是不行的。”

“我们的埃斯塔Ⅳ星和你们的尼尔多斯星完全不一样,那里到处是处女林和草原,安静、辽阔。我们的人很少,自由自在,健康长寿,我实在没法向你介绍清楚。”

“你去过地球吗?”

“没去过,连银河系的那些大星球都没去过,我宁愿去安静的遥远的行星。我没法给你讲述多少有趣的事情。”

“噢。”彼特的声音中流露出失望之情。

那天夜晚尼尔多斯星球出现难得的奇景:天上同时出现两个圆圆的满月,彼特难以入眠。

他睁大双眼久久躺着,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格洒落地上,连地上的月影也成双成对。

窗帘被夜风吹得颤颤悠悠,远方传来树叶的飒飒声、虫鸣的吱吱声、异鸟的啼叫声。

我为什么不起床?反正也睡不着。于是他走近窗台,月光照得周围如同白昼。

彼特突然屏住呼吸:一个狭长的身影悄然掠过草地,那是……是乔!他来干什么?

外星人在林边低低吹起口哨,他是在自吹自听,还是他喜爱月下散步?

彼特打算吓唬乔一下,就从窗台爬出,踮起脚尖走到门外。他睡意全消,一心想着乔被意外惊吓时的滑稽模样。

灌木成了他理想的掩护,彼特无声无息踩着湿草,一直溜到离乔只有三步之远的大树后。

外星人依然站着没动,他高高伸出四只手,彼特瞬间产生一阵恐惧:对这奇谲的口哨,对这双暗中闪光的眼睛……

乔再次啸叫,空中传来一阵扑翼声。

一只巨大的怪鸟自天而降,彼特听过它们在森林中的奇异鸣声,在密叶中看到过它们发亮的眼珠。那怪鸟俯冲落在乔掌中,乔疼爱地抚摸它,用某种语言低声安慰它。彼特吓得连气都不敢透,生怕暴露自己。

乔从腰间掏出一张纸条固定在鸟腿上,微笑着把鸟儿放走。它双翅伸展开简直铺天盖地,飞快腾空而起。

彼特这时发出一点声响,乔闪电般跳到他身旁,眼中黄光暴射,彼特慌忙站起。

“啊,是你!彼特。”乔这才露齿微笑,“可把我吓坏了,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我只是出来……散会儿步。”彼特慌不择言,没敢抬起眼睛。

“你早该睡了,”乔摇摇头,“叔叔婶婶不喜欢你这样,彼特。”

“我见你在草地上,想和你说说话……”

“任何时候都行,彼特,但不是现在,不应在大家都睡下的时候。回家去吧。”

“你和那头鸟在干什么?”

“我和鸟?噢,这不过是我的宠物,只要我呼唤,它就会飞来。”

“难道这种鸟也能被驯服?叔叔说有人这样试过,但根本不成功。”

“那就是说我挺走运的。彼特,走吧。”乔的手搁在他肩上轻轻催促。

可是彼特并不急于离开。

“您在鸟脚上系了封信,是给谁的?”

“我系的不是信,是张白纸条。我想训练奥维莎——这头鸟的名字——成为信使。它非常聪颖,也许能在一定距离内传递消息。”

“那为什么?不是大家都有电话吗?”

“万一电话坏了呢?”

“从来没坏过,就算坏了也马上会有人来修,他们经常在检查线路。”

“我对你们人类了解得真是太少了,”乔笑道,“不过我也许会带这种鸟回埃斯塔Ⅳ星,那里非常需要它们,我的母星很落后。”

当他们靠近家时,乔止住脚步。

“进去吧,彼特。好好洗洗脚,被露水都弄湿了。对谁也别讲起今夜的事,你很清楚现在该睡觉,我不会出卖你的。”

第二天醒来时,彼特还以为昨晚是在做梦,但腿上的绿草斑痕说明这并非梦幻。

早饭时乔和平常一样,干完农活过后就坐下阅读生物学书籍,那是从叔叔图书室里拿的。他对生物物理学和生物化学情有独钟,这方面他知之不多,尽管他对动植物的实际了解要超过这些书本的作者好多倍。

“彼特,你怎么啦?”婶婶问,“你今天好像闷闷不乐?”

“我在思考。”男孩纠正她说。

他的确在思索,乔的行为使他安不下心,他老在回忆昨夜和乔的见面。

乔的确有许多可疑之处:平时他避而不谈到过哪些星球,连对他母星也不肯多讲。他昨晚的解释过于敷衍搪塞,他能带着这么大的一头鸟继续旅行?乔可能是在说谎。也许他是埃斯塔Ⅳ星派来的密探?也许乔的飞船正降在原森林里?这解释了何以乔能步行来到农场;那怪鸟是他用来和同伙联系的,他怕无线电讯号被人窃听,或怕引起怀疑。

可要是这一切纯属自己的胡思乱猜又怎么办?叔叔会笑话他,劝他少看点恐怖电视。不过总不能对此坐视不问,彼特拟了行动计划,他觉得自己挺像个侦探。

最重要就是别急躁,一切都得在暗中进行。大人们不大会认真对待他的建议,就算允许他在镇上打电话,要是乔知道了咋办?

这一天的白昼过得真漫长,太阳似乎定在空中岿然不动,乔依然在农田里工作。

“你怎么回事,彼特?”午饭时婶婶问他,“你的脸色很不好。”

“我很正常,”彼特咕噜说,“真的。”

“他可能疲劳过度了,”乔和孩子一起坐在桌旁,往面包上抹黄油,“有什么事在困惑你吗?”

“没有,绝对没有。”彼特说。

“你该去散散心,”外星人说,“为什么不和我出去遛遛?下午我去森林搞点腐殖土,花卉长得不好,该施肥了。”

“我……我不想去。”彼特的心儿怦怦直跳。

“为什么不去?”叔叔插口说,“这种散步对你只会有好处。”

彼特拼命压制出声大喊的欲望,他哪儿也不想去,怕乔猜测出他的心思,会在绿色密林深处杀死他,不过乔也许不会那么干。

“那好,”彼特点点头,“我去准备准备。”

他跑回自己房间写了张纸条:乔是外星密探。如果我没回来,就是他杀我灭口了。吻你们。彼特留条。他把纸条放进抽屉又回到饭厅。

他俩给玻尼套上大车去了森林,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乔照常说三道四,指责人类不应毁坏森林。有一次他还用怪异而伤感的目光凝视彼特,摇摇头,之后就回来吃晚饭了。

彼特急得坐卧不安,他简直怀疑一切。乔确实不像是敌方的间谍,再说有什么理由要派间谍到他们的农场来呢?
  
不过乔的确与普通的雇工不同。

天黑夜暗,彼特被打发去上床睡觉。好容易熬到各处灯光都灭了,又等了一晌,彼特这才起床披衣。

他从窗内遥望草地,月明星稀,银色草地如丝如毯,树影绰绰,万籁俱寂。他看不到乔的身影,大概又到树下睡觉去了。

彼特去了客厅,月光照不到房屋这一侧。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摸到了屋角的电话,脚下的地板忽然咯吱一响,把他吓得魂不附体,但屋内依然一片静谧。

彼特蹑手蹑脚接通宇航港的可视电话,荧屏亮起,屏幕上出现一位妙龄少女。

“您好,”彼特悄声说,“我叔叔古那尔让我给你们挂个电话。”

“很抱歉,”彼特觉得她的声音简直要把墙壁都震坍了,“我听不清您在说什么。”

彼特试图说得响些,又重复了一遍。

“好,我很乐意为古那尔先生效劳。”那少女说话的口吻好像非常熟悉他叔叔似的。

“你们有银河系的星球目录吧?就是介绍已发现行星的那种名单。”

“当然,任何宇航港都备有这种目录。”

“你们的版本新吗?”

“最新的行星一般要在正式通知到来以后,过段时间才登记。您想打听什么?”

“告诉我目录上有埃斯塔Ⅳ星这颗行星吗?也许这是当地居民对它的叫法,不过我不知道它确切的名称。”

“这不要紧,目录中有行星的各种语言的名称,你还知道它的其它情况吗?”

“这是颗地球型行星,当地的居民嘛……”于是他对乔作了详细描绘,说了埃斯塔Ⅳ星的文明特征,“我叔叔想了解,最近斯丹莱特镇有谁来自这颗行星?”

“我得查查旅客名单,你叔叔为什么需要这些材料?”

“他……他在写本书,但不太敢肯定行星的名称是否正确……”

“我明白了,请稍候,我马上把一切都弄清楚。”

“好,太感谢您了。”

女郎消失了,彼特轻松地透了口气。

“你不相信我,彼特!”这时他身后响起了乔责备的声音。

彼特的手一哆嗦,差点把可视电话碰翻。

乔的巨大身影出现在门口,亮亮的屏幕在他眼中的反光如同琥珀色的月亮。

“你认为我是谁?”外星人温和地发问。

“我……我……”彼特想大声叫嚷。

于是乔手中突然出现一件武器。

彼特浑身发抖。

“您要干什么?”他喃喃说,“您干嘛来这里?”

“我发觉客厅有亮光,来看看是怎么回事。”乔穿过房间朝书架走去,“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向那姑娘提出这些问题。”

“你也许是外星来的密探。”彼特的牙关在咯咯作响。

“那我是从哪儿飞来的呢?”乔倒是毫无顾忌地问。

“这我不知道,但我能查明……”

“那当然,你的确能够。银河系的目录中的确没有埃斯塔Ⅳ星这颗星球,斯丹莱特镇也没有像我这样的旅客来过。这证明我在说谎,但难道就意味我是敌人吗?”

彼特没有吱声。

“把电话关掉,彼特。”乔请求说,“那姑娘可能会起疑心,但在她采取措施前,我已走得远远的了。”

他用另两只自由的手从书架上取下书籍。

“很抱歉,我不得不做个小偷,可别无选择,我非常需要这些书籍。”

彼特低声问:“你还准备干什么?”

“哦,这连我自己还不清楚,”乔笑了,“一切都取决于我究竟是谁。如果我是残酷的外星人,那我将杀死房子里所有的人,对吧?但我谁也不杀。彼特,我是打哪来的?”

“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
  
“说吧,你是怎么想的?只是讲快些。”

于是彼特脱口说出自己的全部怀疑,乔听后点点头。

“你真不赖,彼特。你一切都猜到了,只是没能猜中我是从多远的地方飞来的。我对人类毫无敌意,只想研究你们的文明。现在我得走了,飞船在森林那边等着我。我的报告是众多报告中的一份。在分析报告后,领导将决定是否和你们谈判。请你对这次谈话保密,我根本没有加害你们的意图。再见,彼特,我走了。”

“你走不了!”古那尔叔叔的声音突然在外星人身后炸雷般响起。

乔僵住了,他目光转向门口。在古那尔叔叔的手中,枪支闪着淡淡的乌光。

“你们的谈话我全都听见了,”叔叔古那尔说,“你必须留下来,乔。”

“绝对不行,”乔抗议说,“在您还没能打死我以前,我也会开枪。您会吃亏的,还是放我走吧。”

“别作梦!我正瞄准着你。你来不及扣动扳机,我也不会放走你。”

“您忘了我们的飞船正在等我归去。”乔镇定地说,“如果我被您打死,伙伴们会为我报仇的,还是放掉我吧。”

乔慢慢朝门边移动,手始终没离开扳机。“也许,您能首先开枪,但值得拿这孩子的生命来冒险吗?”他还说。

“我……那我同意好合好散,”古那尔叔叔建议,“但我得跟你和你的朋友谈谈。”

“不,”乔摇摇头,“我们今天就要离开这里。”

这时乔猛然纵身一跃,到了古那尔叔叔的身后,古那尔急忙转身,而乔已朝院门开了一枪。轰的一声,院门带着铰链大开。

乔在皎洁的月光下飞奔狂跑,转瞬间就消失在密林中。

彼特扑在爱迪婶婶的怀里痛哭,古那尔叔叔拍着他的肩膀,直夸他是勇敢的孩子。

“你为什么要对我隐瞒?”叔叔有点伤心,“我听到客厅里有动静才下来的,如果你事先告诉我的话……”

后来彼特说出他是怎么怀疑的,古那尔叔叔沉着脸,爱迪婶婶面色惨白。

“这么说,乔已经乘着飞船回去了,”她低语道,“飞往他的母星去了。”

“也许是这样,”古那尔叔叔在房内来回蹀躞,院门还在散发一股焦糊味,“他为什么要拿走我的书?”叔叔眼望空空的书架说,“他那么熟悉植物和动物,为什么还需要生物学方面的资料?”他搔搔他火红的头发,“奇怪,乔在想弥补自己知识的不足,他对生物物理学和生物化学恋恋不舍,大概埃斯塔Ⅳ星在这方面很落后,技术上也不行……但这样的文明怎么能造出宇宙飞船?”

“也许他们有同盟者,”婶婶说,“是同盟者造了并驾驶星际飞船……”

“也许吧,”古那尔叔叔的声音透出疑虑,“不过这也无法自圆其说……”

他咽下了后半句话,大张嘴巴沉吟难决。

“哦!”半晌他才吐出了声,“敢情是这么回事,原来如此!真该如此!这里大多数动物都有六个肢体,哺乳类长着绿毛,这些都和乔非常相似。”

“你是说……”婶婶问。

“我说,所以这里的动物才习惯他的气味,所以他才熟悉这里的植物,这也说明他为什么是绿色的能手——乔是个本地人!他们建立的是生物文明,生活在森林中,但绝非野蛮人,他们只是不需要机器而已。他们不建房屋,直接生活在树上,不使用现代化工具,连我们的勘探仪器都没能发觉他们,加上他们又存心处处躲避。在掌握我们的语言后,他们派来代表和我们接触,以便了解我们。”

古那尔叔叔忽然又笑着说:“不错,这计谋不错。乔估计到我不会去查问他的来历,让我们相信他是从远方来。他成功了,还带走一大批信息,取走书籍,设法超越我们……而我们却对他们一无所知。他们究竟有多少人?住在哪里?想干什么?……”

爱迪婶婶把彼特揽在怀里说:“但是乔……是多么善良。”

“是的,乔是个优秀的小伙子,”古那尔叔叔沉思地眼望银白色的草地,“但他的同胞全都这样吗?或许乔在伪装呢?”

“我认为他们会选择和平,”爱迪婶婶说,“他们懂得不可能战胜我们。”

“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完全可以威胁我们,从中获取好处,”叔叔耸耸肩说,“但他们也可能不这么干,而是与我们合作,同心协力把这颗行星建成天堂……我们现在还不明白他们的意图,现在还无法肯定……”

按:

科幻作品中对外星智慧生命的想像,折射出人类内心深刻的孤独感。这个故事从一个小男孩的视角来展开,使这种想像,更显得天真浪漫。殖民星球上的生活场景,叫人想起美国西部垦荒的生活。同样,在许多科幻作品中,也对外星人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疑惧,一如现实中人与人之间一样,即或是一个天真的小孩,终于也不能幸免。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外星人乔对人构成威胁,还是农场上这家人为自己的疑惧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