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室

如果有一天,当太阳即将熄灭,当地球停止了自转,当月球离我们远去,当植物成了地球的主宰,而人类成为了猎物,这将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本文的作者布莱恩·奥尔迪斯通过一群生活在榕树林中犹如缩小版阿凡达们的惊奇历险,带我们领略了这个神奇、迷人又充满危险的未来世界。

Hothouse
别名:地球漫长的午后 The Long Afternoon of Earth
作者:[英] 布莱恩·奥尔迪斯 (Brian Aldiss)
译者:董必峰
本文获得1962年雨果奖最佳短篇奖

濒死的植物凋残萎蔫,

枯萎的植物重又繁衍生息,

一种生命消亡,其他生命就获得生机。

犹如大海中渣滓泛起,

时起时伏,终又沉入海底。

──摘自亚力山大·波普:《人之歌》

第一章

温室

有些东西的生长规律无法抗拒,它不断滋长蔓延,其生命活力令人不可思议。

温度、阳光、水分,所有这一切都是永恒不变的,始终如此……但是,这一切由来已多久,谁也说不清。造成现在这样的状况有多久了,以及怎么造成的等等这类大问题,没人关心,谁也不会去想这类问题。这一问题对于人的发育壮大,对于植物生长都是至关重要的。丛林温室就能解决这一问题。

一天,阳光明媚。一些孩子都跑到外面来玩。

他们担心会碰上伤害人的东西,相互轻声细语地招呼着,踏着大树枝走去。突然,一种长颈浆果长得特快,在大树枝一侧伸出,深红色黏糊糊的浆果若隐若现。看来是要结果了,不会伤害这些孩子。孩子们排成长队迅速从它旁边擦过。不久,他们便躺成一排睡着了。就在这时候,在他们身边冒出一块块藻苔。孩子一向它靠近,它便开始挪动。

“弄掉它。”托埃就这么说了一声。她十岁了,度过了十次无花果树开花季节,是这里的孩子王。所有孩子包括格伦都听她的。

孩子和大人一样,随身都带着小棍子。他们一起抽出小棍子捣动藻苔,使劲打,把毒汁都挤出来了。孩子们高兴极了。

克莱特只有五岁,是这一伙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她正高兴时却向前摔了一跤,两手扑到毒汁中。她痛得大叫一声,不料身子卷了过去。所有孩子都惊叫起来,但都不敢贸然踩进藻苔去救克莱特。

小克莱特哭着挣扎时,手指卡在粗糙的树皮上,接着就从大树枝上滚了下去。

孩子们看着克莱特从一层层的树枝上跌下去,摔到一片伸长开的大树枝上。她抓住一片树叶,躺在颤动着的树叶上直打哆嗦。

她祈望着同伴来救自己,却怕得不敢做声。

“去叫莉莉·约来。”托埃对格伦说道。格伦拔腿顺着那大树枝往回跑去叫莉莉·约。一只虎头蜂猝然发出凶狠的嗡嗡声从天而降,向他袭来。他用手把它挡掉,不停地往回跑。他是个少有的男孩子,才九岁,但却异常勇敢,动作非常敏捷,又很自信。他很快就跑到了女头人的小屋。

在这大树枝下悬吊着18颗可以住人的大坚果。所有这些坚果都被挖空,用由亚仙人植物提炼出的黏胶浇注成小屋,每人住一间。这一伙18个人都在这里:1个女头人,5个女人,1个男人和11个还活着的小孩。

莉莉·约听见格伦的喊声,便走出坚果小屋,顺着一根绳索爬上去,站在大树枝上。

“克莱特跌下去了!”格伦喊道。

莉莉·约用棍子使劲敲打树枝,同时就跑到格伦前头去了。

她敲打树枝的暗号召来了六个成年人:弗萝、达菲、海伊、艾雯、朱莉五个女人和男人哈里斯。他们急忙从坚果小屋里冲出来,手里都拿着武器准备投入战斗。

莉莉·约边跑边吹着断断续续急促的口哨。

一颗哑蓟果原先隐蔽在附近的树叶下,这时立即钻了出来,飞到莉莉·约的肩上。它不停地转动,绒针撒开像一把绒毛伞。它就靠撒开的绒针控制方向。它飞行的动作和莉莉·约的手势配合默契。

孩子和大人都站在莉莉·约身旁,看着克莱特躺在树叶上。

“克莱特,躺着不要动!”莉莉·约喊道,“我就来。”尽管克莱特非常痛苦,又很害怕,但她还是很听莉莉·约的话,祈求她给自己带来希望。

莉莉·约坐到哑蓟果钓状的底座上,轻轻地吹着口哨。在这一伙人中只有莉莉·约才能完全指挥哑蓟果。哑蓟果是蓟树果,能听懂人吹的口哨,半通人性,但不会说话。绒针的头尖上有形状古怪的籽。只要轻轻的飒飒声就能通过这些籽传进耳朵,它就能听到吹来的风声。人们经过多年实践就能开发它的耳力,像莉莉·约一样训练它接受指令,让它做些人们想做的事。

哑蓟果送莉莉·约下去营救处于绝望之中的克莱特。克莱特躺着,看到莉莉·约和哑蓟果来了,心里充满希望。她两眼轻轻抬起往上看,但却没注意到身边从树叶上伸出了许多绿齿。

“克莱特,快起来!”

克莱特还来得及爬着跑起来,因为这一捕食的怪物毕竟是植物,动作没有人来得快。可就在这时候,绿齿咬住了克莱特的腰。

隐蔽在树叶下的食肉怪发觉有食物可捕,便准备出击。食肉怪是一个带角的,类似大盒子的东西,有一对方爪,关节会动,还有许多长长尖齿。它的一头伸出一个茎,很像颈脖子,比一个人还粗,很厚实,很壮。它向上伸出,并弯过来把克莱特送进嘴里。

它的嘴巴和其他植物一起藏在森林中看不到的地底下,在漆黑的泥土中。

莉莉·约吹起哨,下令哑蓟果回去,要救克莱特是无可奈何了。事情只能这样。

人们散开了,一伙人站在一起必定会招来祸害。森林中无数会伤害人的东西都是祸端。况且,他们亲眼看到像克莱特这样的死去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莉莉·约这一伙人原先有七个下属女人和两个男人。但却有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摔到了绿草地上。她们八个女人生了22个孩子,其中五个是男孩子。孩子死了很多。连同克莱特在内已有过半数孩子落入绿草地中。莉莉·约感到死了这么多人,真是令人震惊。她作为一个头儿,为此引咎自责。住在树枝上凶多吉少。这类事情已司空见惯,但好在还可以防备。现在活着的只有三个男孩子:格伦、鲍斯和维吉。莉莉·约至今常为此责怪自己。这三个男孩子中最使她烦恼的是格伦。这毛头生来就多惹祸。

莉莉·约顺着树枝朝有阳光的方向往回走。哑蓟果按森林中气流给它发来的无声指令随风飘荡,聚精会神地听着它成果儿的地方会不会命令做些什么事。这一带森林密布,没有丝毫空隙。哑蓟果就在这一密林中穿梭飘来飘去,伺机降下来,还其植物面目,静静地待下去。

莉莉·约走到了一个坚果小屋上头,顺着树蔓下到小屋里去。

这里是克莱特住处。莉莉·约是女头人,几乎无法进去,因为门太小。人们尽量把门做得窄小,以防不速之客。随着人慢慢长大,才把门逐步拓宽。

克莱特的小屋里摆设得井井有条。小床是利用坚果内鬃软纤维做成的。在这一片永恒的森林中夜幕降临时,克莱特就睡在这张床上。现在,在这张床上只剩下这个五岁女孩的俑像。莉莉·约捧起它,装进了腰带。

克莱特小屋悬挂在扒开一节的树皮上。莉莉·约爬上了树蔓,拿出一把刀割小屋和树皮黏结的地方。就割一下,黏胶脱落了。小屋悬吊着,还没晃荡两下就掉了下去。

克莱特的小屋落到大树叶上。树叶骤然旋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来争夺吞食这一庞大的美味佳肴。

莉莉·约爬回到枝干上,停下来舒展舒展,吸一口气。她已感到呼吸稍有不畅。她经常去狩猎,孩子生得过多,还频繁参与战斗。她很少体察自己。这次她低下头来看了一下自己袒露的乳房,发现乳房已不如当初把哈里斯带到身边时那么丰满,已开始往下垂,不那么健美了。

她凭直觉感到自己青春已消逝,并将归天了。

大伙儿都站在幽谷旁等她,她向他们跑去。从外表看,她活力充沛如初,但心脏已大为衰弱。这幽谷是树枝和树干盘绕交错而成,像个朝天敞开的穴坑。谷内流水潺潺。

大伙儿望着白义虎排成长队爬上树枝,其中有一只白义虎一再向人们招呼致意。人们也挥手回敬。白义虎已经和人结成盟友。

在这茂密的绿林中只有五种动物:虎头蜂、树蜂、青蚁和白义虎,都是群居昆虫,不可征服的庞然大物。剩下的便是人。人不像昆虫那么组织严密,他们势单力薄,易遭伤害,好在尚未灭绝。在这个植物征服一切的生存环境中人是最缺乏抗御能力的动物。

莉莉·约向大伙儿走去,两眼望着一连串白义虎不断爬行,直到全部爬进树林。白义虎能在这一大森林中任何地带都能生存,无论是在圣顶还是地面上都无所畏惧。只要有可能生存的地方,白义虎和虎头蜂都能生存下去。白义虎是最先来这一地带定居,最后消亡的昆虫。

莉莉·约两眼往下望去,向大伙儿喊话。

大伙儿一齐抬起头。她掏出了克莱特的俑像,举过头顶让大伙儿都能看到。

“克莱特掉到草地上了,”她说道,“按传统风俗,要把俑像送到圣顶去。我和弗萝马上出发,跟白义虎一起走。达菲、海伊、艾雯和朱莉,你们要看好哈里斯和孩子们,等我和弗萝回来。”

女人们面容阴沉,点了点头。她们挨个过来抚摩克莱特的像。

俑像是个木雕的女人。当一个孩子生下来时,生父就举行一个仪式,给他雕一个俑像,雕出来像个玩具娃娃,是个图腾俑。因为在这森林中,一个人要落到草地上,就不大可能捡回尸骨去埋葬。于是便留下俑像葬到圣顶上去。

正当大家去抚摩俑像时,格伦却贸然从人群中溜走。他和托埃差不多大,和托埃一样好动、强壮。他有足够体力奔跑、爬高,还会游泳。更糟糕的是,他经常自行其事。维吉喊他,他却置若罔闻,急匆匆地跑进幽谷,潜入水池中。

在水下,他张开双眼看到一片清澈明净。

有一二片像苜蓿叶之类的绿色东西向他靠拢,要缠住他的腿。

他双手轻轻一挥,顿时潜下去躲过了它。接着他却碰上了鳄皮藻,好在它还没发现有人来。

鳄皮藻原是一种半寄生的水生植物。它长在水洞里,靠下部伸出锯齿状的吸管吸吮树汁维持生命。但它的上部是毛粗粗带舌头的圆筒,也会吃东西。它全身伸展,团团缠住格伦的左手臂。纤维状的全身霎时缩拢。

格伦对它早有准备,拔出一把刀一斩,把它截成两段,剩下半截无力地拍打着他。他趁势遁迹游过去。

达菲是个技艺高超的女猎手。格伦还没露出水面,她就出现在他身边,满脸怒气,像鱼那样从牙缝中吐出银白的泡沫。她手持一把刀来保护格伦。

格伦露出水面爬上岸,轻蔑地对达菲露齿笑了笑。她坐到他身边,可他对这一点表现出满不在乎的神态。

“谁都不准单独去游泳或爬高。”达菲对他讲大家都明白的规矩,“格伦,你不怕死?你这个木脑袋!”

其他几个女人也都很气,但是没人敢去碰格伦一下,因为格伦是男孩子。男人是神圣的,不许女人随意乱碰。男人有雕刻俑像、生孩子的魔力。只要长大成人了就会具有这种魔力,而格伦即将成人了。

“我格伦是男孩!”他拍着胸脯对她们大言不惭地说道。他看着哈里斯,想得到他的赞许,但哈里斯把脸转开。尽管这个孩子表现出比哈里斯等所有男人都更英勇,但哈里斯并不情愿看到他能具备男人的魔力。

格伦的傲气受到挫伤,他便跳起来,挥动着依然缠在他左手臂上的鳄皮藻,对女人夸大其辞地自我吹嘘一番,表现出他对她们丝毫不感兴趣。

“你还是个男孩子。”托埃轻轻地反劝他一句。她比格伦大一岁。他不吭声了。大家都明白他终有一天会成为一个与大家格格不入的人。

莉莉·约皱着眉头说道:“孩子们长大了都不听话。我和弗萝去圣顶把克莱特的俑像埋了后,我们回来就散伙。是到了分手的时候了。各自照顾好自己。”

她向大家施礼后便和弗萝一道转身离去。这一群温顺的人看着自己的头人走了。大家都知道这个群体的人该各奔东西了,但谁也不愿意去想它。他们都感到在一起生活是多么幸福和安全,但这种安居乐业的日子即将过去,而且一去不复返了。孩子们将要度过一段孤独、艰难的日子,自谋生计,而后,再组成另一伙群体。成年人即将步入老年,历经磨难后死去,进入未知的境地。

原创文章,作者:瓦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huanstory.com/archives/10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